• 曲靖市生蕉能源营业部

我的姥爷

关键词:我的,姥爷,序,生命,如歌,光阴,如梭,不知不觉,

序:生命如歌,光阴如梭,不知不觉中已经年过半百,看到孩子慢慢长大,总回想自己小时候的时光,写点过去的点点滴滴的记忆,怀念过去的老人,我的姥爷是我人生中不时追忆的人

  •         序:生命如歌,光阴如梭,不知不觉中已经年过半百,看到孩子慢慢长大,总回想自己小时候的时光,写点过去的点点滴滴的记忆,怀念过去的老人,我的姥爷是我人生中不时追忆的人,不时梦到他。可人变得散漫许多,一直没有动笔。     姥爷家在孔孟之乡的曲阜,离城约三十华里的董大城(360注:曲阜城北15公里的董大城村,周有一土城,相传原有外大、内小两城,现存为小城。城呈长方形,东墙长292米,西墙282米,南墙426米,北墙432米,墙宽约10米,四面各开一门,城内面积约0.126平方公里。目前尚未在古籍中发现关于该城的记载,1980年济宁市文物普查队对其进行了调查和开方试掘。)董大城是古老的村庄,因传说董千金与鲁震恩之战,鲁震恩战败,脱裤羞辱董千金,董千金跳南城外八宝琉璃井,羞愧而死得名--董大城。小时候记得董大城是四周是长宽各半里的土城墙,墙高约二三十米,四角高处有三四层楼高,外墙陡峭,内墙长满树木,还有干涸护城河,有东门西门和北门,就是没有南门。姥爷家就住在城内西边,一个四间房的的小院里,村里为数不多的翟姓。       姥爷属鸡,生于1909年,在我印象里姥爷是高个子,光头,面容清瘦,高高的鼻子,两腮凹陷,留着须白的八字胡。是种庄稼的行家里手,与人说话总是笑呵呵的。 

    图片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985年4月摄?     在我两三岁时,冬天姥爷总是穿着长棉袍,带着瓜皮帽,抱着我并把我两手放在他腋下去串门,每到晚上,让姥爷给我讲故事,内容已经记不起来了,不时让姥爷给我画小毛驴,姥爷就拿出老花镜,老花镜是镜片是圆的,其中一个镜片是摔坏了一条缝,还有条眼镜腿是用绳子代替的,把绳子套在耳朵上,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找出寸余长的铅笔,撰在手里,在已经写过字的纸背面,吆喝着先画驴耳朵,再画前脸,嘴巴,添上眼睛,前腿是奔跑状,两腿分开,再画驴身子,后腿与前腿相一致的奔跑状,再画驴尾巴,栩栩如生,画完后,姥爷还学上小毛驴叫上两声,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,然后赖着让姥爷搂着我睡觉。     儿时的记忆总是美好的,我是长年住在姥爷家。每次到姥爷家,就像大人似的,爬上八仙桌边的椅子上,吆喝着姥爷我要喝茶,姥爷就笑呵呵地说,东来了,好好,我这就去烧茶。水开后,姥爷焖上茶,爷俩就在大桌子边的椅子上,你一碗我一碗的喝茶聊天,其乐无穷。     我小的时候,没有什么玩具,姥爷就用铁条(铁丝)握个圆圈(圆环),另外拿上个铁钩,在街上推着到处跑,与小伙伴比赛,经常满头大汗,姥姥是个小脚(过去缠脚),赶不上我,拄着拐棍在后面吆喝着被姥姥叫回家。    姥爷家的院子西边有块空地,姥爷在那养了五六窝蜜蜂,每年春暖花开时,院子有棵枣树花开,成群的蜜蜂空中飞舞嗡嗡叫,蜜蜂忙而有序,你追我赶不亦乐乎。要是有蜂王分家,那可是自成一派景象,蜂王从窝中飞出,然后落在不远的枣树上,其他的蜜蜂像是部队集合一样跟着飞过去,在枣树上稍作休息,又像是集合队伍,以便他处另寻安家。这时可忙坏了姥爷和姥姥,怕蜜蜂飞走,姥爷赶紧搬个梯子,颤颤巍巍爬到树上,用事先准备好的收蜂的杆子,杆子顶端绑上敞开的布兜,布兜内粘上蜂蜜,套在蜜蜂集合的树枝上,等着蜂王和蜜蜂慢慢爬进出,这也是危险和艰苦的活,趴在那里不敢动弹,不时有蜜蜂围攻,还要漫长的等待,看到绝大部分蜜蜂被姥爷收在网中,姥爷慢慢从树上下来,小心翼翼地拿着布兜,还有散兵蜜蜂跟着布兜飞舞,姥爷把布兜放在给蜂王准备好的新窝里,这样一个新的家庭就诞生了。    每到逢集是我最快乐的日子,姥爷提着个盛蜂蜜的小泥罐,背着个小棉花布包,包里有做蜂蜜剩下的蜂蜡,另一只手领着我到离家三四里地的逢集去。一路上说说笑笑,蹦蹦跳跳似个鸟在姥爷身边。
发表时间:2021-01-01 | 评论 () | 复制本页地址 | 打印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