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曲靖市生蕉能源营业部

《龙虎凤文学》树枝

关键词:《,龙虎凤文学,》,树枝,山脚,的,小,屋里,有,

山脚的小屋里,有两位白发苍苍的老夫妇在安度晚年。一天,警察送来了因一场意外成为了孤儿的孙女。小女孩沉浸在失去父母的悲痛中不能自拔。她认为,没了爸爸妈妈,她就成了孤

  • 山脚的小屋里,有两位白发苍苍的老夫妇在安度晚年。一天,警察送来了因一场意外成为了孤儿的孙女。小女孩沉浸在失去父母的悲痛中不能自拔。她认为,没了爸爸妈妈,她就成了孤儿,她的世界里就只剩一片灰暗。痛失爱子的老夫妇把对爱子的思念化成满满的爱,全部转移到小女孩身上。

  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。

    在一个初冬的早晨,虽然暖阳高挂但空气中已经有了独属于冬的凛冽气息,而小屋里依然如往常一样安逸静谧。这时山脚来了一群人,说是看中了附近的古树想砍回去加工。

    当天工人们就热火朝天的开工了。

    于是,老头就跟着他们。工人砍一棵树,他就能捡一大把树枝。如此收获让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很是欣慰。

    慢慢的,工人们因受不住这山脚的严寒都回家了。

    小屋里,老妇见夜幕降临却依然不见老伴回家,心急如焚却奈何自己腿脚不便不能出门。想着女孩在此已生活了一段时间,便只能叫孙女出门去看看。

    女孩走出门,一阵寒风呼啸而至。指尖慢慢冻僵,红彤彤的,放置嘴边轻轻哈气,然后快速的来回搓动,白雾浮现在眼前,双手有了一瞬间的温暖。可是霎时,又恢复了冰凉。不仅如此好像连头皮都冻僵了,脖子里充当围巾的秀发也毫不例外的被风吹起,脖子里凉飕飕的。那一刻,从头到脚,都深深的感受到了那刺骨的寒意,“这么冷的天,怎么还不回家”嘴里嘟囔着哈着气走远了。

    刺骨的寒意不断地汲取着女孩身上仅有的温暖,这让她很不舒服。幸运的是,没走太远,女孩就找到了还在捡树枝的老人。满心的不悦好像突然有了发泄口,“大冷天还不回家?瞎跑什么,就为了一堆破烂还得让我出来找你,真是麻烦!快点回家吧!”老人的眼神暗了暗,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天空,最终还是担心女孩生病踏上了回家的路。虽然如此,可是在路上遇到了偶有遗落的树枝还是会伸出冻僵的手。女孩的脸越来越黑,正当要发作之时,一阵风拂过,吹来了老人断断续续的声音,“多捡点树枝,家里就不会冷了,我的孙女也能睡个好觉!”女孩浑身一震,低下了头,看不清脸上的模样……

    遮月的乌云渐渐散了,月上中天,皎洁温柔,清辉撒在老人冻得发紫的双手上,照在女孩帮着捡树枝的脚步上,最后留在了并肩回家的爷孙俩的身上……

    第二天,工人们发现除了捡树枝的老人身边多了个女孩外,好像还有什么在一夜之间发生了改变……       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; 谁都不是谁的谁 

发表时间:2021-01-01 | 评论 () | 复制本页地址 | 打印

相关文章